阅读方式方式调查报告

  • A+
所属分类:
阅读方式方式调查报告

在20XX年“世界读书日”来临之际,昨天下午亚马逊发布《20XX全民阅读调查报告》,报告显示,超过八成受访者每天至少阅读半小时,每天阅读多于1小时的受访者比例高达40%。同时,电子阅读普及率比例连续三年增长,高达84%的受访者表示会阅读电子书,同比高出6%。

男性偏爱深度阅读女性偏爱浅阅读

阅读方式上,男性偏爱深度阅读,女性偏爱浅阅读。调查数据显示,男性每天通过社交媒体阅读时间在1小时以上的比例为45%,而女性则高达55%;男性每天读书时间高于1小时的比例为41%,而女性仅为36%。

在各年龄段中,“60后”“00后”更爱深度阅读,“80后”“90后”更爱浅阅读。“80后”“90后”是社交媒体的重度用户,每天通过社交媒体阅读超过1小时的比例分别高达50%和54%,而每天读书超过1小时的比例则为35%和41%。“00后”和“60后”每天读书超过1小时的比例分别为46%和37%,比社交媒体阅读超过1小时的比例高出约12%。

在阅读时段上,80%受访者选择在睡前读书。其中,天津受访者喜欢在午休和睡前读书,不爱在通勤时段读书,通勤时段进行阅读的受访者占比(30%)低于全国平均水平(36%)约6%,午休时间进行阅读的受访者占比(25%)高出全平均水平约(20%)约5%,睡前进行阅读的受访者占比(83%)高出全国平均水平(79%)约4%。

纸质书阅读完成率略高于电子书

调查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中,超过一半受访者的纸质书阅读完成率在50%以上,只有44%的受访者电子书阅读完成率在50%以上;同时,只有8%的受访者的纸质书阅读完成率低于10%,而电子书则有18%的受访者完成率低于10%。其中:天津受访者阅读电子书时完成率(50%)以上的受访者占比要高出全国平均水平(44%)约6%。“来不及阅读”成为阅读完成率不够理想的最主要原因。同时数据也显示,付费购书对电子书读书完成率的提高有显着正向影响,付费额度越高,完成率也越高。

“业余爱好”“职业知识储备”是两大目的读什么书?通过对受访者的调查发现,在读书的品类上,文学小说高居阅读题材榜首,其次是社科和经管类图书,心理励志和哲学也跻身前五名。同时,阅读目的群体性特征表现明显:男性阅读的实用性比女性更强,数据显示69%的女性是为了业余爱好而阅读,高于男性的59%,而32%的男性是为职业规划和储备知识读书,高于女性的21%;学历越高,阅读的实用性越强,博士及以上受访者为工作、考证及职业规划而读书的比例达到39%,高于本科(33%)和高中以下学历(31%);从年龄段分析,不同年龄段的受访者读书的品类体现了其所处人生阶段的特殊需求,比如,社科、哲学类更受“60后”受访者的欢迎,而“80后”更偏爱经管和孕产育儿类,社会新人“90后”则更青睐文学和心理励志类书籍。

阅读方式方式调查报告

据媒体报道,日前,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了第十二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。数据显示,20XX年我国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58%,较20XX年的57.8%上升了0.2个百分点。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58.1%,较20XX年的50.1%上升了8.0个百分点。调查显示,近年来我国成人手机阅读接触率逐年提高,20XX年首次超过50%,达到51.8%。同时,我国成人日均手机阅读时长首次超过半小时。新媒体阅读已经形成规模。

新媒体阅读的确容易形成碎片化倾向,但也有较多优势。最重要的是,它让全民阅读得到落实。我国的手机用户已达6.8亿,很多都通过智能手机,来浏览相关图片,查询资料,就连最偏僻的乡镇角落,文化程度不高的打工者,也学会了“现代化阅读方式”,阅读行为通过手机传达到了基层角落。公民阅读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朴实扎实,深入人心。

其实,新媒体阅读早已呈现出浓厚的知识化倾向。中国出版科学研究院原院长郝振省在对20XX年龙源期刊网的网络传播排行发布的解读中就曾表示,“20XX年的网络读者不再像20XX年那样目光散漫、游移不定、无心阅读,而是心无旁骛地为他们所喜欢的期刊内容而来。”“除了注重传统的休闲性阅读,也开始注重知识性阅读。”另据第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,在数字化阅读群体中,阅读主体受教育程度越高,其对网络阅读的认知与接受度也越高。其中,博士研究生的数字化阅读比率最高,高达90.9%。新媒体阅读的知识性、深厚性、目的性不断增加,并不是一些媒体所担心的“浅尝辄止”。

苏格拉底曾把文字比作“有毒的礼物”“会拉大人与人心灵与心灵直接对话的距离”。我们用传统思维“一味否定新媒体阅读”,何尝不是一种“苏格拉底式的担忧”呢?作为新阅读实施者,他们有没有得到收获,愿不愿意继续阅读,他们自己最有发言权。国民阅读率的不断上升,也证明了他们愿意选择这种方式。美国着名媒介理论家保罗·利文森认为,人的主体性会促进媒介向着越来越人性化的方向发展。这种观点显得更积极一些。

与其抱怨,不如对新媒体阅读进行科学引导。如可以建立现代化的公共阅读资源库,为公众提供更多方便。另外,还要多提醒网络阅读的“双刃剑效应”,让大家提升网络自控力,逐步培养独立自主、懂得思考的网络阅读习惯。